();
    連續被俱樂部給拒九次,葉寒搖頭嘆息。
    直到他進入了一家有些奇怪的吧。
    為了繼承死去兄弟的夢想,葉寒毅然加入戰斗。
    遭受無數白眼與嘲笑,葉寒要做的,只是要拿到" />

第一百零六章 真是讓你們失望了

    葉寒和米然一開始還不明白。

    直到面試到了晚上,葉寒才一拍手,對著米然道:“然姐,我覺得這樣不對啊……”

    米然一怔:“哪里不對?”

    “我們廣撒網想找到的肯定是人才,這是我們一開始就想好的……”葉寒低聲道。

    米然嗯了一聲。

    的確,組建俱樂部。本來就是為了找到人才,但是來應聘的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點,水平稍低。

    這樣的水平的確算是大神,但如果說打職業的話,那就有點扯淡了。

    那也不是米然想要的結果。

    隨著城市爭霸賽開賽的時間越來越近,米然的心中其實也急切了起來。

    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輔助和打野,那還有什么意義?

    “你父親肯定又做手腳了?”米然想了一下之后,便對著葉寒輕聲問道。

    葉寒苦笑了一下。

    的確,要說自己的父親沒有做手腳,葉寒都不相信。

    “他應該是控制住了很多的人才,那些高玩都是很不錯的人才,高手就那么多,也好控制,這樣的話。那些來這里應聘的家伙,水平都稍微低一些。”葉寒認真的道。

    他了解夏東辰。自然也知道這套路。敗獨壹下嘿!言!哥

    “你父親還真是動作夠快啊。”米然由衷的感嘆了一句。

    即便是米然也不得不佩F,這動作確實快了一些。給米然和葉寒造成了很多的阻礙。

    “這應該是他的第二步棋。”葉寒嘆了口氣。

    本來葉寒覺得自己廣撒網的套路很有水平,但是沒想到,人家這么輕松的就給破局了。

    葉寒十分無奈,也覺得自己有點選錯對手的味道。

    “來應聘的這J個,水平最高的是鉆2,魏東的水平都更高一點。”米然嘆了口氣,也是覺得前路漫漫。

    “要不然我最近出趟差,去別的城市看看。”米然想了想,便道。

    葉寒卻搖了搖頭,說道:“那要等到什么時候,城市爭霸賽還有半個月就要開了,我在想想辦法。”

    現在米然和葉寒還真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一個鐵了心的要開俱樂部,一個鐵了心的要當職業選手,哪怕前方有再多的阻礙。兩人也毫不畏懼。

    就算面前是有夏東辰阻礙,葉寒和米然也不想認輸。

    “要是我們能找到那個四神,可以找到他們的師父。那就好了。”米然幽幽的道。

    葉寒想了一下,便道:“不如我們撈偏門,去找那些不怎么出山的人來,我父親雖然很有頭腦,但畢竟他不打lol,也不太知道這款游戲。”

    兩人聊了一會,又是接到了J個來面試的,但水平卻不能讓米然和葉寒滿意。

    葉寒看了看時間,今晚還有事情,要陪著柳媚去參加晚宴,自己是時候該走了。

    當下,葉寒和米然道了別。

    米然也沒多說什么,對著葉寒點了點頭,便讓葉寒離去。

    走出別墅們,感受著傍晚的微風,葉寒揉了揉自己的臉,讓自己的臉沒有那么的難看之后,才開始往家里走。

    不到一會,葉寒就回到了家中。

    柳媚早已經在那里翹首等待,看見葉寒回來,柳媚立刻嫵媚一笑,那笑容,看的葉寒都微微一呆。

    “媚姐,不是說晚上八點開始么?”葉寒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忍不住道。

    “你懂什么,趕早不趕晚。”柳媚切了一聲,將葉寒今天要穿的西裝往葉寒的臉上一扔。

    葉寒立刻接過,他苦笑了一下,便去換好。

    “感覺你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在葉寒走出來時,柳媚便懶洋洋的說了一句。

    葉寒一怔,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他是一個不會將心情表現在臉上的人,聽到柳媚這么說,當真是有些意外。

    “有那么明顯么?”葉寒小心的問道。

    “就是那么明顯。”柳媚直接翻了個白眼。

    畢竟兩個認識的時間也不算太短了,柳媚對于葉寒也是有一定理解的,幫助葉寒整理了一下衣衫,柳媚便笑道:“你小子一般都不會心情低落,這次是怎么回事?和你老大我說說?”

    “房東老大,我心情還行,沒你說的那么差。”葉寒笑了笑。

    他不想深說,而柳媚這樣的人自然也不會深問,她道:“那行,咱現在去藍海,一會到了那里可別給我丟人。”

    聽到柳媚的話,葉寒立刻點了點頭。

    ……

    這宴會是在藍海酒店的三樓。

    三樓的裝修十分華麗,里面的空間也巨大無比,能容納上千人。

    精美而又巨大的吊燈散發著奪目的光彩。

    在這光彩的照耀下,在這三樓的中心,有著很多張巨大的長桌,上面放著各類糕點,水果,還有火J和牛排。

    不少衣著華麗的男nv皆是端著酒杯,在這里碰杯低聲的說著一些什么。

    而林俊,李瑤瑤,童菲菲J人,也在其中。

    看見林俊和李瑤瑤站在一起,時不時還有著親昵的舉動,童菲菲很是不爽,但又不知道說什么。

    她身邊也有著男伴,只是童菲菲連看都沒看那男伴一眼。

    這算是童菲菲第一次參加一個還算華麗的宴會,里面的人帥氣多金,大多都事業有成。

    nv子光鮮亮麗,帶著貴氣。

    童菲菲的家庭條件算不得太好,但是來到這里之后,她也覺得自己也是這些人當中的一員,神態也越發的優雅。

    這其實是她很像要的生活,雖然她算不得有錢,家境一般,但是每當有人問起來,她都會說自己的家里是在做珠寶的生意。

    但實際上到底是做什么的,只有童菲菲知道,這樣的J談,會滿足她的虛榮心。

    童菲菲覺得自己還算滿足。

    此時李瑤瑤去了洗手間,童菲菲也終于有了接近林俊的機會,她端著酒杯,走到林俊的身邊,對著林俊道:“林俊,你知道今天我看到誰了么?”

    童菲菲的聲音比較低,帶著J絲優雅。

    林俊微怔:“誰?”

    童菲菲溫柔的笑了笑:“看到葉寒了,你猜他在做什么?”

    林俊本來還算不錯的面,立刻變得鐵青了起來。

    最近他還真的不想聽到葉寒這個名字,當時在臺上被葉寒擊敗,讓林俊這等心高氣傲的人是接受不了的。

    他微微皺眉,說道:“哦,是那個家伙,那個家伙做什么了?”

    “他下午在發傳單!”童菲菲一笑,笑容中帶著不屑和貶低,似乎發傳單是什么丟人的事情一般。

    林俊不明白童菲菲想要說什么。

    但童菲菲繼續說道:“林俊,雖然你在比賽上輸了,但是無論相貌家世還是別的什么都要比葉寒強太多,他那種發傳單的家伙,怎么能你和你比?所以只是比賽輸了,別那么落寞。”

    童菲菲是想安W林俊,林俊也聽明白了。

    但不得不說的是,童菲菲這安W的有點蠢,林俊真的不想聽到別人提起那場比賽。

    他道:“早晚我會再打贏他。”

    “你樣樣都比他強!真的不用那么落寞。”童菲菲繼續道。

    林俊擺了擺手:“那小子也就是給人擦鞋的貨,但是,他竟然能在lol上打贏我,足以證明他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別鉆牛角尖啊,只是個游戲而已。”童菲菲立刻道。

    聽到這句話,林俊的面有些難看,他的表情十分不好,對著童菲菲冷冷的道:“我是職業選手,這和游戲沒關系。”

    童菲菲頓時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看見童菲菲那副小心的模樣,林俊也溫和了一點:“算了,不提這個,反正那個人也不會現在出來,這種宴會,他還沒資格近,這里的糕點還不錯,你可以嘗試一下。”

    童菲菲趕忙點頭:“是啊,反正他也不會過來,這種地方,哪里是他那窮酸的家伙能進來的?”

    兩人在門口對話,這話音剛落,那紅木的大門便被人打開。

    一人輕聲嘟囔道:“好像有人在議論我……真是讓你們失望了,我這窮酸的家伙,還是來了呢。”

    -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