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在里面修煉,你卻在外擾亂靈力,還有剛才……你是想要殺我?”

    一個冷冷淡淡的聲音從那濃霧深處傳了出來,登時令得所有人心神一顫,是蕭一塵!

    不是說他已經修為盡失了嗎?怎么現在……

    這一刻,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恐懼之Se,原本還在靠近這座寒潭的人,此時都快速往后面退了去。

    “公子……”

    云宗那J個老者亦是面Se慘白,尤其是紅衣老者他們三人,此時更是滿眼驚恐之Se露出。

    之前他們與蕭塵J過手,確定此人修為已失,絕不可能會有錯,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以為只是個尋常人,后來是聽公子說的,這人是什么無Yu天之主,比蕭夢兒還要厲害。

    “呃……”

    此時,那青衣男子像是被一G無形之力扼住了喉嚨,饒是他修為再高,竟也完全如同個手無寸鐵的孩童一般,絲毫掙扎不得。

    這一幕,把外面那些人都嚇著了,說到底,他們也只是聽聞蕭一塵如何如何厲害,根本就沒見過他出手,就像對蕭夢兒的認知一樣,知其厲害,卻不曾見其出手,直到她出手之后,才知道她原來這般恐怖。

    寒潭上的濃霧漸漸散去,一G無聲的寒意從那里面彌漫了出來,登時令得在場所有人心神一顫,全都愣在了原地,噤若寒蟬,不敢作聲。

    而在遠處,蕭夢兒一動不動,衣裳隨風而動,她凝視著那煙霧逐漸散去的寒潭,心想他之前當真沒有一點修為?他竟然也能來到如此危險的地方,而此時,他身上傳來的氣息……

    顯然,此刻蕭夢兒從他身上感受的氣息,已經與J個月前在蜀山遇見時大不一樣了,她說不出這是怎樣一種感覺。

    本來她在蜀山找到乙木之精,雖然如今尚還沒能夠將乙木之精徹底煉化融合,但她的修為,也早已非當初可比,所謂圣境于她而言,不過咫尺之間,盡管這咫尺,也許是一個天涯的距離,但她的目標,從來就不止于入圣……

    而此時此刻,她從蕭塵身上感應到的這一縷若有似無的氣息,竟令她隱隱有些不安了起來,這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夠給她這樣一種危機感,哪怕是陳家千百年來最杰出的天才陳御風。

    在另一邊,陳家的陳御風與其小M陳茹鈺也凝神看著寒潭那邊,陳茹鈺看上去一臉興奮好奇的樣子,仿似唯恐天下不亂,而陳御風則站在旁邊,凝神靜觀其變。

    終于,那寒潭上的煙霧開始散去了,眾人仿佛隱隱約約,已經看見了薄霧里,那一道冷人心驚膽戰的寒冷身影。

    “公,公子……”

    云宗那紫衣老者也早已嚇住了,臉Se比紙還白,屏著呼吸,一動不動地看著水潭那邊,卻不敢過去。

    “本座在問你的話,何不回答。”

    終于,那寒潭上的煙霧消散了,蕭塵的身影,慢慢落到了岸上,但見他一頭白發如雪,隨風而揚,雙手負在身后,卻不減……王者之氣。

    這一剎那,所有人都緊張地屏住了呼吸,周圍安靜得針落有聲,仿佛連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聲,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眾人睜大了眼睛,一動也不敢動,而云宗那青衣男子已經

    漲得滿臉通紅,卻愣是掙扎不開。

    “塵,塵哥……”

    這時,冷白狐走了過來,他剛剛并沒有受到重傷,這些天下來他內力深厚了許多,加上F食那靈氣朱果后,自身已經修煉出了玄力,若是換作從前的話,剛才在青衣男子那一擊之下,就算不死,也必定重傷不可。

    蕭塵向他看了看,又回過頭來,目光冷視著眼前這青衣男子,手掌一拂,一G勁風吐出,“砰”的一聲,打在那青衣男子身上,那青衣男子登時一口鮮血涌出,整個人往后倒飛了出去,沒有任何一絲招架之力。

    “公子……”

    后面那紫衣老者嚇得心驚膽裂,連忙沖上來將他接住,而此時那青衣男子嘴里鮮血不斷涌出,顯然已是五臟六腑俱損,連話也說不出了,只是一動不動地看著蕭塵。

    那紫衣老者強自鎮定下來,迅速從衣袖里取出兩枚仙丹,喂入青衣男子嘴里,如此方才將他T內的傷勢緩解下來,但就在二人將要離開之時,寒潭那邊,再次響起了蕭塵冷冷淡淡的聲音:“本座說過,讓你們走了么。”

    這樣一句話,登時令在場所有人如墜深淵,不僅僅是云宗那J個人一下僵Y在了原地,就連其他一些門派的修者,此時站在原地,都不敢再動彈一下了,雖然他們以前與蕭塵并沒有什么冤仇。

    其實也并不奇怪,雖說J個年輕人的修為,都令人瞠目結舌,但蕭夢兒也好,陳御風也罷,他們畢竟都是名門世家的子弟,在外人看來,他們都是“遵守秩序”的人,不會輕易殺人。

    但蕭塵卻不同了,從一開始的獨闖無雙城,再到后來滅太Y殿,所做的每一件事,無不令人心驚膽顫,仿佛伴隨在他身邊的,總是血腥與殺戮,如此“兇名在外”,眾人豈有不懼之理?

    此刻,所有人都噤若寒蟬,尤其是剛開始那些大喊他是魔道之主的人,此時更加像是墜入了深潭一般寒冷,在這緊張氣氛之下,渾身不住顫抖著。

    只見蕭塵緩緩往前走了兩步,冰冷的目光,猶似兩把鋒利的冷劍,劃在各人心間,令他們如臨深淵,不敢直視。

    “剛才,我聽你們說……本座是魔道中人?魔道之主……”

    冷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各人皆是心神一顫,你看我,我看你,卻愣是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這時,冷白狐走了過來,指向那些人,恨恨說道:“就是他們說的,他們說塵哥是大魔頭,說塵哥殺了許多人……”

    只見他越往后說,眼睛越是紅了,隱隱間,仿似連眼淚也快忍不住了。

    其實他在白狐莊長大,自Y便Y氣,絕不會輕易在人前落淚,可剛才他聽所有人都說蕭塵是大魔頭,他又說不過這些人,也沒有人來幫他。

    無助、恐懼,化作滿腹委屈壓在了心里,而現在蕭塵出來了,他便似將這滿腹委屈全都吐出來了,自然也就忍不住聚起了眼淚。

    此時聽冷白狐在那里說著,眾人更是感到心驚膽顫,仿佛他們看見蕭塵的眼神變得更加寒冷可怕了,立即有人道:“沒,沒有的事,誰,誰胡說八道……”

    不少人都嚇得語無L次,這時又有一個看上去模樣滑稽的老道從人群里走了出來,但瞧他胡子稀疏,衣裳破破

    碎碎,就像是路邊的乞丐一樣,只見他轉過身去,看向眾人,像是喝問一般說道:“剛剛是你們誰說的?”

    人群里愣了一會兒,隨即便有不少人向他指去:“剛才不是你說得最大聲么?”

    “是么?噢……該死!”

    那老道一拍腦門,轉過身去,看著蕭塵,不斷說道:“瞧瞧我都做了些什么?我怎么能污蔑尊敬的無Yu天大人是魔道之主?我發誓,一定是我的腦子被驢踢了,才會說出這樣愚蠢的話來……”

    過了一會兒,人群里才慢慢安靜下來,這一刻所有人都望著蕭塵,希望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說到底,他們之間也沒有什么真正的仇怨。

    蕭塵慢慢將目光從眾人身上轉移到了云宗那J人的身上,而那紅衣老者三人,一看見他此時的目光,立時大感不妙,想要逃走,可他們相信,憑對方的修為,只需要一道神識,就能將他們留下。

    “這十J年間,你們在外面以凡人的血魂煉制活丹,所造殺孽,所行之事,天地不容,如今,還想著離開這里嗎?”

    蕭塵看著三人,言語冰冷,而周圍眾人一聽此言,皆是駭然一驚,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什么以凡人血魂煉制活丹?

    云宗那三個老者更是一下面如死灰,臉上再也沒有任何一絲血Se,而旁邊另外兩人亦是一驚,他們并不知曉這三人十年所為,可是以凡人煉制活丹,這種事實在太過震驚,云宗再怎么也是玄門正宗,門下之人,怎會行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只見那紫衣老者急急道:“無Yu尊主,我云宗往日確實與你有些過節,可無憑無據,無Yu尊主莫要在這里造謠污蔑!”

    “塵哥沒有造謠污蔑!”

    這時,冷白狐氣沖沖走了上來,眼睛還有些泛紅,指向云宗那三人道:“那晚我親眼看見的!那里有好多血池,是他們親口說的,以凡人煉制活丹!而且他還殺了一個人!”話到最后,指向了中間那個紅衣老者。

    “胡,胡說……一派胡言!”

    那紅衣老者已是驚慌失措,臉Se煞白至極,看向身旁的紫衣老者,顫聲道:“長,長老,你不要聽一個……”

    “到底怎么回事……”

    這時,遠處的人也往這邊聚攏了過來,以凡人煉制活丹,實是太過觸目驚心,豈是修仙之人所為?這云宗到底在搞什么?

    “沒錯!那天晚上我也看見了!”

    就在這時,遠處又響起一個少nv的聲音,眾人循聲望去,這次說話的,卻是站在蕭夢兒身旁的那個少nv。

    ……

    注意:正常更新時間是上午一更,下午一更,但一般情況,古異會把兩章放在早上八點一起更新,如果只更了一章,那么一般下午或者晚上就還會再更新,如果早上八點沒有更新,可以關注一下書評圈子,古異一般都提前發貼說明了更新時間,如果沒發帖,則是在修改文章,一個小時內會更新。

    恩,目前已有四十天連續更新未斷更了,古異會繼續向不斷更目標挺進,爭取一直連續更新不斷更!縱橫書封面是有連續更新天數標識的哈,書籍目錄也有更新時間!

    最后,感謝這些天捧場投月票的朋友們!稍后還會有一更!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