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nbsp&nbsp&nbsp蛇化為龍,不變其文;家化為國,不變其姓
    &nbsp&nbsp&nbsp&nbsp再踏人生,是彷徨?是迷茫?滄海揚塵是否?
    &nbsp&nbsp&nbsp&nbsp看見看不見的人生路,只能是" />
    丁蘊和丁暢他們兩個人跟王安和童童的相處,很是不錯,他們的年紀都不大,而且平常的時候也是有著諸多的相處,這一次,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成分在其中了!

    至于為什么故意?這里面的原因還需要解釋嗎?年紀不大,這個心眼還真的就是不少,在這一點上面,丁羽還真的就沒有準備把他們給怎么樣了?但是小小的教訓還是需要給他們的!不然的話省的他們會翹起來自己的尾巴!

    不過非常的可惜,晚上丁羽這邊回來的時候,迎接自己的只有小不點,丁蘊和丁暢,還有小四眼他們都不在,這個情況就稍顯有些特殊了!丁羽微微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隨即溜達著的去了自己父母那里,看著在沙發上面蹦跳的兩個人,也是哼了一聲!

    “爸爸!您回來了!”丁蘊立刻的就沖上前來,抱住了自己的老爹,看老爹臉上面的表情,是看不出來一個所以然來,但是先前自己可是跟師兄打探過!老爹肯定是參透了他們的小秘密!這一下子就稍顯有些麻煩了!

    所以先來軟的吧!丁蘊直接的沖上前去,都說nv兒是父親的小棉襖,是不是?

    丁林和趙淑英兩個人不明所以,還以為就是兒子和大孫nv兩個人比較的親昵!倒是在一旁察言觀Se的丁暢看著自己老爹的樣子,微微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事情好像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簡單呀!看來這一次會有相當的麻煩!

    其實兩個人倒不是說真心的想要怎么樣?跟這一點沒有任何的關系,兩個人對于錢財方面也不會那么的看重,他們也算是小有身家的人!就是小小的誘H了一下兩位師兄,并沒有其他的任何意思!但是沒曾想,兩位師兄在這個方面實在是有點弱J呀!

    不過兩個人醒悟過來的時候,也是有些晚了!回過頭來,他們也是認識到,他們的兩位師兄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在這個方面缺少太多的了歷練了!如此的情況之下,想要做到他們的這個地步,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知曉了這個事情為時已晚,更何況現在老爹又是找上門來了!他們需要仔細的考慮一下,究竟要如何的應對自己的父親!先跑到爺爺和NN這邊來躲避一下好了!

    雖然他們也清楚,這個根本就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但總歸還是能夠給自己爭取些許的時間,這個恐怕是為數不多的辦法了!可沒曾想自己的老爹來的速度委實有點快!

    “還跑到了這邊來了?”坐下來的丁羽哼了一聲,“要不要說一說,你們都G了什么好事了?”誠然是自己的父母當面,丁羽卻沒有任何的含糊!自己也不是說就是不講道理的!至少自己手里面的棍子就沒有直接的打下去!

    聽到大兒子這么的說,丁林和趙淑英兩個人也是感覺有點好笑起來,兩個孩子放學回來之后就跑到了這邊來,說是想NN做的東西,現在來看根本就是幌子!當時的時候兩個人就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現在來看,果然是出問題了!

    “爸爸,我們知曉先前那么的去做,有些太過分了!當時的時候沒有考慮的太過于全面!”

    犯了錯誤并不可怕,但問題是不承認自己的錯誤,會有什么樣子的后果,就難以言明了!在這一點上面,不管是丁蘊還是丁暢都是心有余悸!都不敢含糊!

    “究竟犯了什么事情?”看著站在那里的兩個孩子,趙淑英問了一句!“我也看看,是不是應該給與相當的批評!做對了事情,應該得到表揚,做錯了事情,就應該分析錯誤究竟在什么地方了!引起來自己的警惕和注意,然后改正!”

    喜歡兩個孩子,但是絕對不會縱容兩個孩子!這個是丁林和趙淑英兩個人一貫的做法!

    “爸!媽!事情是這樣的!他們兩個呀!都有自己的產業!我記得跟你們提及過這個事情,倒不是說指望著他們賺多少錢,就是為了培養一下他們,讓他們有這個認識和接觸,難不成家里面還指望著他們賺錢養活不成!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發展的還是很不錯的!”

    “事情我和你爸知道了?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王安和童童他們兩個人不是剛來嗎?都沒有這個方面的認識和意識!結果被他們兩個人給唬了?”丁羽也是感覺到當父親的累心了!“要說壞嗎?并不是這個方面的事情,就是有點鬧騰,有點調P,還有那么一些小嫉妒!”

    得!丁林和趙淑英立刻的就明白了過來,各自抱著自己的大孫子和大孫nv!一陣的哄笑!

    “哎呦!都多大的孩子了?竟然還這樣!”兩個人都是有那么一些笑不可支!很顯然丁羽對于王安和童童的關心,讓丁蘊和丁暢有那么一些真的嫉妒心強烈,還真的就不是這樣的!跟這個還沒有太多的關系!

    “行了!事情知道了!不過蘊蘊還有小暢,這個事情你們可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

    疼ai歸疼ai,教育歸教育,彼此之間不能夠混為一談!

    “你們都是好朋友,彼此之間有些許的小問題和狀況,很正常的事情,農場這邊的孩子們還經常X的打架呢!但是沒有兩分鐘就又都和好了!沒有什么仇恨,也沒有什么了不得的!知道了嗎?心X要開闊!”

    丁蘊和丁暢有那么一些不太好意思!所以隔天的時候,也是刻意的去找了王安和童童,至于他們是如何解決彼此之間的這個問題,丁羽就真的不知道了!但是從他們的狀態當中,明顯能夠感覺出來,彼此之間又是融合到了一起!

    在他們的這個年紀,沒有什么所謂的對與錯!也沒有什么所謂的是非!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涉及,誠然他們已經開始有了相當的世界觀!價值觀和意識觀,但是丁羽還是希望他們能夠無憂無慮的成長,不受外界過多的影響!

    不過薛光明背后的派系,這一次真的是受損嚴重,丁羽丁主任這邊沒有獅子大開口,但是其他的群狼并不是那么好應對的!多少還是撕咬下來相當多的東西,加上王安和童童兩個人,可以說是受到了相當的拖累和影響!

    “主任,有不少人都送了東西過來,有快遞的,還有其他方式送過來的!林林種種的,J乎都是送給王安和童童的,丁蘊和丁暢他們也有!要怎么來處理?”曲鶴隨即也是把清單遞給了丁羽,“這些是具T的清單,還有一些沒有標注,但可以調查清楚!”

    “都有一些什么?”

    “吃穿用度,五花八門,基本上都覆蓋了!好家伙,有很多我從來都沒有聽聞過,這一次也算是開了相當的眼界!”自家的主任當面,所以曲鶴的說話略顯直白!反正自己長了這么大,還真的就沒有見過這樣的世面!

    “讓那邊處理一下,給與相當的回禮!好家伙!王安和童童他們兩個人收禮,我這個當師傅的?沒有收到太多的禮物不說,還需要倒貼,你說我究竟找誰去說理去?!”

    很顯然,丁羽這個就是玩笑話,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夠聽明白!

    “主任,他們兩個人不就是最好的禮物!這個可是老天爺賞賜的!求而不得!現在兩個人都能夠拜入到主任你的門下,也是吉星高照!”

    “這個馬匹讓你拍的!”丁羽也不算是罵人,但是能夠聽出來,還是有著些許的得意,“哎!禮物的事情倒是不用太過于的上心,但是既然他們兩個人過來了!就需要為他們上心!這個跟為人父是一個道理,子不教!父之過!”

    “主任!我多嘴的說一句,我感覺兩個孩子都很是不錯!非常的優秀!反正我小的時候要是跟他們相比較!我感覺我就是一個傻蛋,啥都不懂!除卻練武上面有點小天分之外,其他啥都不是!我說的就是真的!根本就像是沒開化一樣!”

    “所以呢?你想要說什么?”丁羽回頭看了一眼說到!

    “不是這個意思!主任!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曲鶴也是急忙的說到,“主任,我就是有點不理解,為什么不把他們給放置到京城那邊去!我相信你肯定能夠做到呀!師弟和師M那邊就更是如此!我實在是有那么一些想不通!”

    “了解過美國的教育嗎?”

    “不了解!不過聽說過一些?!”曲鶴看出來主任沒有什么事情,所以也是多問了兩句!

    “說一說美國的教育吧!絡上面有相當的傳播,有一種說法就是快樂教育,而且這種快樂教育在美國有著相當的市場!但也確實,現在的快樂教育占據了美國的很大份額!”

    “主任,所謂的快樂教育起到的作用真的有那么大嗎?”

    “所謂的快樂教育嗎?有好的一方面?還真的就不能夠全面的否認,比如說數學,你愿意學的話,可以無限制的!你想超越教學,超越自己的老師,很是平常的事情,沒有什么不可以被理解的!但是同樣的,有些高中的數學題,對于咱們的,都不是什么難事,做起來非常的輕松,他們對此要求的一點都不嚴格!”

    “主任,這能行嗎?就這樣的還能夠考上大學?”

    “普遍是這樣的!在美國那個地方呀!教育就是一門生意,好一點的高中和大學,基本上都是S人的!不像是咱們國家,你學習好,除卻個別的學校還有政審等等的約束,基本上你想要去那里就去那里!但是在美國?你學習好?未見得就能夠去好學校!甚至于夸張一點的來說,你就算是去了,學費你都承擔不起!”

    “別以為跟咱們國家似的,一年才多少錢,工薪階層一個月的工資基本上都可以負擔下來!甚至還可能有著相當的剩余!學校越好,學費越少!我說的是學費,其他方面另當別論!別混淆其中的含義!”

    “沒怎么讀過書!了解的并不是那么清楚!”曲鶴嘿嘿的一笑!

    “越好的學校,學費越少,獎學金越高!甚至于有的時候都不用靠著家里面,就可以在學校里面活的非常滋潤!但是在美國?你開什么玩笑呢?學校越好,學費越貴,我剛才說過了!他們把教育根本就當成是一門生意,沒錢?沒錢你上什么學?趕緊滾蛋!”

    “這他媽就有點過分了?”

    “過分嗎?一點都不過分!這么的說吧!美國的中產家庭,我按照十萬美金一年的收入來說!如果孩子考上了大學,那么他們的大學學費和住宿架起來,一年的話平均下來六七萬美金!還不算書費等其他的費用!”

    “啥玩意?就學費和住宿?用得著這么貴嗎?再者說了?書費能夠有J個錢?”

    丁羽搖搖頭,“一聽就知道你沒有了解過這個方面的訊息,這么的說吧!沒有多少的學生買一手的!不像是咱們的學生,全部都是一手的!在美國!買一手的?你開什么玩笑?你家里面有礦還是怎么?基本上都是二手的!不過我這里說的都是那些名校,你非要去那些野J學校,又是另外的一個說法!所有的事情都有普遍X,也都是特殊X!”

    “麻蛋,這個要是在美國,上學都上不起!”

    “在美國,教育就是一門生意,而且還是一門很貴的生意,沒有人強迫你,你說你在野J的高中,考上了美國最為頂尖的大學,也是有的,但是人家看你不順眼,或者是歧視,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就不錄取你!你也沒轍,這樣的事情在國內,你試試?!”

    “都說美國好!就這一點,就受不了!”

    “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丁羽侃侃而談,“這個就是所謂的快樂教育,提高一些,說一說所謂的精英教育,那些平常家庭根本就進不去的精英學校,完全的精英制,早上六點鐘開始進入學校,五點鐘下課!”

    “我勒個擦,比咱們的學校還夸張?!咱們的學校現在都已經給學生減負了!”

    “你以為呢?純粹精英式的教育,他們奉行的就是金字塔式的!在美國人的眼睛里面,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掌控著其他百分之九十八或者是九十七!可以是人,可以是資金,諸多的種種!有著相當的涵蓋!他們從孩子哪里就開始了!”

    “先生,他們教育出來的,都是什么種?”

    “完全的精英!他們的學習成績必須是異常優秀的那一種,而且能夠進入到這些學校?家庭背景都是比較的特殊,他們從小的時候就開始相互的J叉!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人脈,在他們開始入學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不是說你想要進入就可以進入!他們吸收相當的血Y,但是挑選的過程,異常的苛刻和嚴格!”

    “有點太夸張了!學習好,而且家庭條件還比你優秀!難以想象!”

    “我讓丁蘊和丁暢他們入讀過,里面有多層次的原因,用來讓他們感受一下美國式的精英教育是怎么一回事情,同時看看能不能過找尋到同齡的孩子,畢竟他們有點小超前!不管是學習還是意識上面都是如此!結果嗎?也沒有讓我感覺到太過于的失望!”

    “感覺還是咱們國內好一點!雖然說還是能夠聽問到相當的消息,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這樣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瓜子里面有一個癟子!也算是常見!至少相對于美國,我覺得還是咱們國家好!”

    “丁蘊和丁暢他們不需要去精英式的學校去洗禮自己,去構架什么所謂的關系,因為他們已經能夠知曉怎么去學習,再者一點?現在就讓他們架構相當的關系嗎?呵呵!”

    丁羽并沒有給曲鶴解釋其中的原因,曲鶴也沒有去問及什么!不過曲鶴卻明白過來,自己是白擔心了!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的!說起來還是自己的認識有些不夠到位!所謂的頭發長!見識短!就是這個道理!

    自己沒有那么多的見識和認識,自己知曉的非常有限!而這些有限的東西并不足以支持者自己去表述什么,就好像兩個國家之間的教育差異!

    自己就知道快樂教育,卻不知道快樂教育背后竟然還有著那么多的事情!自己以為美國那邊學生的數學水平可能都是跟自己這邊的小學生一樣,但卻不知道還有相當的人!都是天才一般的存在,更甚的時候他們還如此的努力!

    “主任,我是不是有點過于的丟人現眼了?”曲鶴撓了撓自己的頭發。

    “這有什么丟人現眼的,多正常的事情,不知道的話就多問一問,看一看了!誰也不是神仙,什么事情都知曉,就算是神仙,他就能夠做到這一步嗎?我怎么就不相信?!”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