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介凡人柳清歡,于戰亂中走出,紅塵煉心,坐忘長生。
    &nbs;/;
" />
    自從徹底滅殺鸤鳩的殘魂離開地府后,柳清歡還是第一次祭出因果簿。

    單薄的紙張如一P云般飄浮在空中,散發出來的金Se光芒耀眼猶如灑落的Y光一般純粹,其上緩緩浮現出三個字。

    章翼德。

    柳清歡神Se有些危險,微瞇著眼看著這個名字,千秋輪回筆出現在手中。

    那邪曲上人所化的黑蝠早已飛散得無影無蹤,山風呼嘯,紫星虛靈陣隔絕了文始派內依然還在沸騰的戰火,反倒外面的山脈重歸于靜寂之中。

    看著已然空無一人的山脈,柳清歡嘴角浮起一絲冷笑,千秋輪回筆出現在手中。

    飄渺的Y神虛火轟然而起,渾厚的魂力以及海量的法力涌入漆墨筆身,順著華麗的金絲雕紋一直流到潔白的筆尖,隨后筆鋒毫不猶豫地落下!

    隨著“章翼德”三個字上,出現了仿佛蘸了碎金一般的朱痕,整個因果簿散發出來的金輝也越加絢爛。

    一聲尖叫驚破長天,柳清歡抬目望去,便見左側的遠山中突然爆破一團奪目的燦光!

    無數道黑影從四面八方疾速聚攏而來,重新現出身形的邪曲上人落到地上,驚怒地張開雙手,只見手背上無故生出一條又一條皸裂的紋路。

    金紅Se的火焰由內及外,如同猛然爆發的火山,噴S得足有半天高!

    “不、不!”他驚懼地大吼:“這是怎么回事,誰在暗算我!”

    他身上的裂紋越來越多,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即將破碎的瓷器,從R身到神魂都開始崩潰。

    邪曲上人慌得拿出一支支丹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里倒,一道道法訣不惜代價往身上扔。

    然而沒用,那些Y效強大的丹Y此時好像變成了連甜味都沒有的糖豆,半點作用都不起。保命的法訣也失效了似的,身魂崩潰之勢已一發不可收拾。

    他張了張嘴,下巴卻掉了下來,化為細碎的泥沙簌簌直落。

    到生命最后一刻,邪曲茫然四顧,仿佛看到了一根從他身T內伸展出的細細的絲線,穿過浩浩蒼穹,連接著文始派方向……

    這世間每一個生靈,不管是飛禽走獸,還是凡人修士,都由無數根看不見的線彼此串聯在一起,但凡相遇,或是產生J集,便有種種因果產生。

    若是善因,便結善果,但若為惡因,以生死作為了結,也算是一個結果。無視時空,無視距離,直接以法則之力滅殺!

    當然,此等大術,所要付出的代價也不可謂不低。

    立于紫星虛靈陣上方的柳清歡,身T周圍的Y神虛火已然黯淡了許多,仿佛隨時會熄滅一般。

    “那人的修為比我高了足足兩階,強行運用因果法則,還是有點勉強啊。”

    柳清歡眉頭微皺,大量魂力與法力的流失,讓他的臉Se變得有些蒼白。

    不過比起當初滅殺鸤鳩,殺掉合T后期的邪曲上人,還是要容易不少的。

    鸤鳩畢竟曾是大乘修士,要不是對方只剩下殘魂,又是在他歷合T道劫之時,不然他就算動用因果簿,結果也很可能是反噬己身。

    此時因果簿上的那個名字,已如同死囚一般被朱筆劃掉,而遠處那金紅Se的大火已漸漸平息,直至飛灰煙滅。

    至此,所有妄圖侵入文始派的魔宗之人,無一不喪命于柳清歡的怒火之始派弟子和明Y子的陪葬。

    “清歡,你受傷了!”

    重新回到大陣內,穆音音立刻感覺到他的氣息弱了不少,不由得大驚大Se地奔過來。

    “無妨,只是法力耗損得多了點。”柳清歡疲憊地揉了揉眉心,并未如實告知自己的情況,以免對方擔心。

    “外面那些魔宗之人已被我清理G凈,但愿他們還沒來得及通知神火真君,我們也能多一點喘X之機。拖得越久,于我們就越有利。”

    法力消耗倒還能用丹Y快速補充回來,但魂力的消耗卻不是一時半刻就能補充的,只能慢慢恢復。

    “都殺了?”

    一個聲音從背后響起,就見一位青年男子帶著滿面驚訝之Se大步走來,到得近前先躬身行禮道:“拜見太尊。”

    直起身又擔憂地問道:“可是,外面不是有兩位合T魔修嗎,其中一位還是后期大修?”

    此人正是現任文始派掌門,姓嚴名正風,道號正Y。

    說起來,這位掌門與柳清歡還是舊識,他剛入門時,嚴正風便是接引弟子之一。

    最近這一千多年來,文始派經歷了許多大事,從最初的封界戰爭,到后來的回歸萬斛界,每一任掌門都殫精竭力,因此已換了好J任。

    過去,掌門之位金丹、元嬰修為便可擔任,但回到萬斛界后,對掌門修為的要求就越來越高,因此嚴正風的修為已至Y虛境初期,于十J年前才上任。

    過去與他們同期的師兄弟們,活著的已沒有J個,此時見到嚴正風安然無恙,柳清歡很是高興,道:“那合期后期魔修已被我除掉,門派外面暫時安全,你且派遣一批高階弟子速速前往斗轉星移大陣,盡快將大陣入口接手。”

    嚴正風心中震憾不已:以合T初期修為,竟能滅殺后期之人?!

    一時間,他對柳清歡的敬佩之情不由得越發濃厚。因此,雖然門派內現在也極需人手,他還是立刻應道:“好,我立刻去安排人手。”

    柳清歡喚住他,又問道:“門內的魔宗之人還有多少?”

    “有空無、云逸太尊他們在,大G的很快就能清G凈。”嚴正風道:“不過一些躲藏起來的,卻得慢慢清理。”

    柳清歡肅然道:“嗯,都盡快吧,最好三日之內要肅清門派,不留隱患。”

    “可是那位魔宗的大乘修士……”

    “不錯。”柳清歡道:“我估計最多不過兩日,那神火真君就會趕過來了,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好了,我知道你事忙,你且先去吧。”

    嚴正風Yu言又止,不過見他神Se從容,似是并不擔心大乘魔修的到來,心下也跟著安定了不少。

    門內現在的事極其繁多,剿滅完魔修后還有各峰陣法的修復,受傷死難弟子的遺T收殮等等,都需要掌門去處理,因此他連憂慮的時間都沒有。

    或許是柳清歡行事果決,又狠下了殺手,直到第三日,浮在半空的紫星虛靈蓮才突然旋轉起來,大陣也同一時間受到了攻擊。

    須發皆如烈火般鮮紅的神火真君,終于出現在陣外!

    而柳清歡等了三日,依然沒等來該來的人,不由得怒火狂熾!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