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此時一臉提心吊膽的看著白里,但是教皇真的沒有說謊話,因為這世上如果說真的了解該隱的,一定是對手。

    毫無疑問吸血鬼一族不知道多少次跟光明神教碰撞,所以說光明神教不可能不知道該隱的位置。

    就算無法明確知道該隱的位置,他們也一定知道其他吸血鬼聚集在什么地方,毫無疑問,那里自然就是該隱所在的位置了。

    “你是說那個奧利奧知道?”白里開口,而聽到奧利奧的時候教皇先是愣了一下,但隨后明白白里說的奧利奧應該是奧力多!

    當然,這個時候教皇是絕對不會因為白里將奧力多叫成奧利奧而去糾正白里的,畢竟這會兒就是白里管奧力多叫餅G他也沒有任何意見,他只求這個大魔王可以不繼續殺人了,可以離開。

    “好的,我信你了!不過你祈求著我可以得到答案,否則,我還會從你這里得到答案!”白里目光緊緊的盯著教皇,教皇整個人都在纏斗,他也算是魔王級別的人物了,可是他人生之中第一次覺得在白里面前,自己純潔的就好像是一個嬰兒一樣。

    “白先生,請您相信我,我說的一定沒有錯,您千萬不要被奧力多……奧利奧那個家伙給騙了!”

    “他沒有這個膽子騙我!還有,我希望你們暗黑神教現在開始繼續尋找該隱的位置,畢竟奧利奧或許真的不知道呢!到了那個時候我會回來!”

    白里這話出口,教皇就感覺心咯噔一聲,尼瑪奧利奧啊,你可一定要知道該隱的位置啊,你們一天天的恨不得連老子一天上J次廁所,放J次P,P是不是蹦出屎來這種事情你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你們沒有理由不知道該隱在什么地方吧!畢竟該隱可是你們的對手啊!你們好歹打聽下對手的位置有木有……

    “還有……幫我找這兩個人!”白里覺得廢物還可以利用一下,所以臨時決定從身上將大白和小白的畫像拿了出來丟給了教皇。

    畢竟丁老那邊雖然說有消息,可是到現在也沒有給自己任何回復,也不知道消息是不是準確。

    但是暗黑神教的力量遍布整個歐洲,如果大白和小白在這里的話,讓他們尋找一定是比較好的。

    “白現身請放心,我們一定會為您盡最大的力量尋找!”教皇這會兒明白,白里終于不會繼續殺人了,這是暗黑神教從創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即便是歷史上的各種追殺加起來也不如今天。

    因為歷史上雖然無數次的被追殺,但是大部分時候死的都是哦普通的信徒,說實話,那些信徒的死活暗黑神教并不太在乎,畢竟信徒這個玩意兒就跟韭菜似的,割了這一茬之后,下一茬很快就會長出來的,只要高層還活著,一切都是可以重新開始的。

    但是今天,整個暗黑神教的大主教和騎士死了這么多,剩下的也一個個如同被嚇破了膽一樣,可能很久很久暗黑神教都必須要低調的活著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該隱!想到這里教皇有些咬牙切齒。

    沒辦法,人X就是如此的,明明是白里來到這里G掉了他們這么多人,可是他們卻不敢去記恨白里,因為白里的強大已經超越了他們的理解范疇,已經不是他們有資格去記恨的了,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只能找一個其他的人來記恨!

    沒錯,當然是該隱了!你這個該死的吸血鬼,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去東方,也不會出現之前的事情,然后你被人打死了也就算了,你還去報F!你報F也就算了,你報F之前都不了解一下對手的實力么?

    以前聽人說什么屠龍勇士去送死,教皇覺得那種勇士已經是最傻的了,但是這會兒跟該隱比起來,那些屠龍勇士簡直都是天才!

    因為屠龍勇士面對惡龍好歹還有說臺詞的機會,面對白里,你特么還沒開口腦袋就沒了!

    白里轉身朝著暗黑神殿外走去,而此時看著白里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所有暗黑神殿之中的人全部都癱軟在地上,一時間甚至還能隱隱聽到哭聲!

    沒有面對過死亡,沒有真正接近過死亡,你根本不知道死亡的壓力有多大。

    這些暗黑神教的高層平日里哪一個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是今天,他們T會了一把自己是螻蟻的感覺,這一刻教皇想到了上一代教皇,也就是自己的暗黑教父說過的話!

    永遠不要去東方,因為那里隱藏的力量是你無法想象的。

    說實話,當初雖然教皇聽進去了,但是他并沒有太在意,這也是為什么他聽說該隱去東方也沒有阻止的原因。

    可是今天過后,教皇知道,整個暗黑神教又要多出一條新的律法了!

    任何人不準在華夏招惹任何是非,因為那里根本就不是你有資格招惹的!

    毫無疑問,今天如此眾多的教徒甚至是暗黑神教的高層身死,讓暗黑神教的實力被削弱了太多太多,但是讓教皇唯一慶幸的是,光明神教那邊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因為白里絕對不肯能因為那些家伙的道貌岸然就不殺人!

    而就在暗黑教皇這邊努力讓自己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卻見一個人影從遠處走來!

    “白……白先生……”看到突然去而復返的白里,教皇剛剛站起來的一只腳再次跪在了地上……這個大魔王為什么回來?為什么啊!他難道還要殺人嗎?

    “那個……問一下,光明神教在哪?”

    “在洛城!”暗黑教皇連一刻都沒有猶豫就直接回答了!

    “在洛城的光明城之中!他們跟我們不一樣,他們平日里根本不太隱藏,所以白先生很容易找到他們!”

    “哦……”白里哦了一聲之后直接轉身離開了,而這一次教皇放棄站起來了,算了讓我緩緩吧,不然這位大爺要是再去而復返,我怕我受不了……

    這一次白里沒有去而復返,因為該知道的白里已經知道了,其實從教皇一開始絕望的眼神之中白里就知道他肯定不知道該隱的位置不是在說謊,畢竟他不可能拿那么多高層的命來說謊,但是白里相信他即便不知道該隱在哪也一定可以幫自己找到該隱,提供線索,果然,在無數的人頭堆積之下,他給自己提供了正確的道路……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