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的臉Se很難看,甚至他的臉Se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難看過。

    不僅僅是他,滄藍,邪劍公子還有魂無極他們三人的臉Se同樣是極為地冰冷與難看。

    葉軒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彪悍和強大了,尤其是如今葉軒入魔后施展出來的大魔界的威力可謂是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和想象,令得他們的臉Se可謂是難看到了極點。

    看著一名名的同門師弟在葉軒的大魔界中掙扎慘死,他們心中可謂是憤怒萬分,神SeY沉得仿佛可以滴出來。

    他們想要對他們展開救援,可是根本就來不及。

    大魔界里面的血Se魔氣不僅對他們的實力進行削弱,還對他們的境界進行了一定的削弱,再加上那些時不時從地下裂縫中冒出來的魔物的糾纏和魔柱的攻擊,他們可謂是自身難保。

    而且讓得他們更加震撼和詭異的是,在施展出這個招式后,那個叫做葉軒的家伙的實力氣勢卻是在這一刻瘋狂攀升,很快就達到了九星準武圣的巔峰,即將突破到武圣境界,可謂是兇悍凌厲到了極致。

    他身形猶如鬼魅在大魔界內高速地穿梭,猶如戰場上的殺戮機器無情地收割著生命。

    短短一時間,便造成了大量的傷亡。

    到如今,他們四大宗門弟子的損失已經超過了大半數之多。

    在這大魔界中,葉軒就是天降大魔,實力成倍暴漲。

    沒有人能夠阻擋他的攻擊,他猶如鬼影在戰場上快速地穿梭,揮動著手中的龍刃,無情地屠戮著眼前這群覬覦他的敵人。

    即便是白玉,滄藍,邪劍公子他們想要救援自己的同門也根本就來不及,因為葉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他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啊……

    “不……不要殺我!”

    “我不想死……”

    凄厲絕望的慘叫聲連續不斷地響起,一名名修士在臨死前發出了最后的吶喊。

    “這個該死的混蛋,我要宰了他!”

    “艸,他的速度為什么會變得這么快,我的R眼根本就跟不上!”

    “該死的,我滄海神宗已經死去了大半弟子……”

    “若是再讓那個家伙繼續屠殺下去的話,恐怕所有人都得死完,壓根兒就不夠他殺!”

    看著那不斷屠戮收割生命的葉軒,白玉,滄藍,邪劍公子,魂無極他們面SeY沉到了極點,嘴里有著氣急敗壞的聲音傳出。

    他們根本就無力阻止這一切,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同門死亡。

    “嗤拉……”

    當大魔界內的最后一名弟子倒下時,整個大魔界里面還活著的僅僅就只剩下了白玉,滄藍,邪劍公子,魂無極他們四個人以及化身魔王的葉軒。

    若是仔細看去的話,葉軒那血Se的雙眼已經逐漸地恢復了一絲的清明,眼中的血光也有了消失的跡象。

    一番瘋狂的屠殺,他因為修煉吞天魔功而爆發出來的魔意正在逐漸地褪去。

    他伸出手掌捂著腦袋,努力地想要將那不肯褪去的魔意壓制,可是卻抑制不住,他的神Se看上去很是痛苦。

    “那個家伙停下來了,而且看上去不對勁兒,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白玉敏銳地察覺到葉軒此刻的狀態,冷冷地說道。

    “趁著這個機會,一起動手,宰了他!”

    邪劍公子眼中劍光閃爍,在這一刻毫不猶豫地說道。

    在他說話的瞬間,這個家伙已然動手,施展出傲月劍宗的傲月劍法向著葉軒襲殺而去。

    隨著邪劍公子的動作,他腳下光芒涌動,身子在這一刻分化出一道道分身,手持長劍,帶起漫天的劍影對著葉軒籠罩而下。

    在這一刻,仿佛整個天空都被劍影所覆蓋!

    傲月劍法第一式:劍影鬼殺!

    “動手!”

    魂無極和滄藍兩人亦是相視一眼,亦是在這一刻毫不猶疑地說道。

    隨著他們的話語落下,滄藍全身藍Se的罡氣爆發,T內能量猛地奔涌,雙掌攜帶著可怕的力量向著葉軒猛地轟出。

    蒼龍出海!

    隨著滄藍這一掌轟出,可怕的藍Se罡氣在這一刻仿佛化作了一頭兇殘可怕的藍Se怒龍攜帶著無盡的殺意向著葉軒撕咬而去。

    魂無極那龐大的靈魂力亦是在這一刻爆涌而出,形成了一柄無盡的魂刀,攜帶著滅世之威,向著葉軒怒劈而下。

    一刀劈出并沒有絲毫的威勢,甚至都沒有掀起風壓,但是空間卻是在這一刻被撕裂出一道口子,帶給人一G致命的危機。

    這是太上魂宗的秘技-靈魂一刀斬!

    白玉亦是在這一刻動手了,他T內的能量奔涌,整個仿佛化作了一輪金Se的太Y,T內所有的罡氣在這一刻皆是向著他的拳頭匯聚而去,然后他整個人猶如怒龍般猛地沖去,一拳砸了出去。

    這是恒云宗的一套殺傷力極為強大的拳法,被成為炎日拳!

    “咚!”

    隨著白玉這一拳砸出,環繞他身T的金Se罡氣則是化作一顆金Se的P彈猛地對著葉軒沖了出去,對著他發起了毀滅X的攻擊。

    四人在這一刻皆是毫不猶豫地施展出了他們最強的武技之一!

    隨著他們的攻擊施展而出,整個森林都被他們武技綻放出來的刺眼光芒給照亮,驚得四周的魔獸都匍匐在地面上顫抖。

    “這是個家伙好強的攻擊……”

    “不愧是大宗門的弟子,施展的武技恐怕都達到了天階上品甚至靈階下品!”

    “在他們這樣恐怖的攻擊之下,那個葉軒恐怕要倒霉了吧?”

    “那個家伙入魔狀態正在消失,承受了白玉他們四人如此強大的攻擊,即便是不死也得重傷,怕是廢了!”

    遠處山巔上,坐山觀虎斗的星際散修們在看到白玉他們的攻擊后皆是不由得議論紛紛地開口。

    “鷹老大,我們是不是該出手了?”

    下一瞬間,所有人皆是不由得齊齊將目光落在鬼鷹的身上,忍不住開口問道。

    “走吧,他們的戰斗也給結束了,輪到我們震撼登場了!”

    聽得他們的話語,感受到他們的目光,鬼鷹毫不猶豫地說道。

    “走!”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他大手猛地一揮,帶著諸多星際散修在這一刻毫不猶豫地向著葉軒他們戰斗的密林以超快的速度沖去。

    唯

    有雄霸不為所動,依舊是坐在旁邊吃著烤J,喝著烈酒!

    待到他將酒壺中的酒喝完,將那只烤野J吃完,他方才徐徐站起身來,抓起佩劍,拖著搖搖晃晃的身軀向著前方的密林行去……

    在白玉他們四人那強大的武技籠罩之下,一G濃郁的生死危機彌漫在魔化葉軒的心間,令得他雙眼中那逐漸退去的血光卻是在這一刻爆發出刺眼的光芒。

    他眼中殺意縱橫,手中龍刃浮現,抓著龍刃猛地沖出。

    在沖出去的剎那,在白玉他們攻擊來臨的瞬間,他毫不猶豫地按下了龍刃的變形按鈕,將龍刃的技能施展而出。

    龍刃初解-黑白天鎖!

    隨著葉軒這個動作,璀璨的黑光毫無征兆地爆發,與白玉他們施展而來的攻擊相撞在一起,將他們的攻擊盡數吞噬,并且璀璨的黑光還余勢不減地向著他們吞噬而去。

    而在這些黑光之中還隱藏著密密麻麻的黑白鎖鏈,遠遠看去,那璀璨的黑光就像是彌漫擴散的黑Se霧氣,那些鎖鏈就像是隱藏著霧氣之中的黑白蛟龍!

    “這……這怎么可能?”

    白玉,滄藍,魂無極,邪劍公子他們只驚駭地看到自己的攻擊被黑光所抵擋,然后他們的身T便完全被黑光所吞沒。

    待到他們回過神來時,他們已經身處在黑光結界之中,全身上下被黑白Se的鎖鏈所纏繞,根本就動彈不得。

    不論他們如何的掙扎,也都無濟于事,無法掙脫這些黑白鎖鏈的束縛。

    而他們更是驚駭地感受到T內的罡氣和能量正在大量地流逝,被纏繞他們的鎖鏈所吸收。

    “白玉,你們恒云宗對這個小子最為了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邪劍公子一番劇烈地掙扎后發現沒有任何的作用,轉過頭來對著旁邊的白玉問道。

    “嗤拉……”

    然而,浮現在他視線中的是令得他震撼與驚悚的一幕。

    一道劍光毫無征兆地從白玉的身旁閃過,在邪劍公子駭然的目光注視之下,白玉的一顆頭顱飛了起來。

    “不……”

    絕望的吶喊聲從邪劍公子身旁的魂無極嘴里傳出。

    當邪劍公子轉過頭向著魂無極所在的方向看去時,發現魂無極的頭顱也被劍光撕裂,飛了起來。

    “咕!”

    邪劍公子臉Se慘白,頭P發麻,他跟僥幸存活下來的滄藍相視一眼,皆是能夠看到對方眼中的恐懼,讓得他們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

    他們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葉……葉軒……你……你不要亂來!”

    “葉……葉軒,你不要殺我們,你想要什么我們給你!”

    這一刻邪劍公子和滄藍皆是感到了害怕和恐懼,在這一刻毫不猶豫地開口說道。

    然而,他們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黑光結界里面安靜得有些可怕!

    “啊……”

    他們嘴里發出一聲怒吼,正Yu用盡全力將這鎖鏈給斬斷,然后葉軒的身形卻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他們的跟前……

    “嗤拉!”

    刀光掠過,兩顆頭顱飛起。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