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若是愿意去的話,藍胭脂就肯定去了,要是不去的話,那藍胭脂也不會去,她才不會跟別的男人一起跳舞呢,她只想跟錢如懷一起跳舞。.『.co

    聞言,摸著下巴思考了P刻后才說道:“明天是吧?那行,是晚上還是什么時候??”

    “你愿意去了?恩恩,是明天晚上!我到時候來叫你!”藍胭脂忍不住有些驚喜的說道,她其實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她是知道錢如懷身份的,本以為不會跟自己去,結果沒想到竟然答應了,這讓她內心充滿了驚喜。

    錢如懷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沒有說什么,只是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

    第二天。

    胭脂家。

    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在一個軍官的帶領下,敲響了胭脂家的門。

    咔嚓。

    胭脂打開房門,當看到這些士兵時,微微一愣,不過隨后便看到這些士兵的軍F是無雙軍軍F后,那突然升起的緊張心終于放下來了,好奇的說道:“有什么事嗎?”

    “胭脂小姐您好,我是無雙軍作戰參謀部的參謀,今日前來是要給令尊傳達我們大帥的話!”參謀敬了個禮后,很是禮貌的說道,無雙軍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位藍胭脂小姐是自家大帥的好朋友,甚至以后可能還會為大帥的夫人,因而他可是非常禮貌的在說話。

    旁人到這一幕,絕對會感到震驚,媽的,無雙軍的人一個個都是非常霸道的,什么時候這么禮貌、這么溫和了?

    平日里,無雙軍是極為霸道的,說起話來也是各種拽,一個不好就得G你,但他們此刻面對藍胭脂時,卻禮貌的不能再禮貌了……

    “屋子容不下你們這么多人啊。”看了看參謀身后十J個士兵,胭脂有些無奈的說道,她家這別墅是一棟小型的獨立別墅,若是太多人的話,會很擁擠的。

    聞言。

    參謀笑著說道:“沒事,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恩呢,請進!”胭脂聞言笑道,當即拉開大門讓參謀進來。

    等參謀進來后,胭脂吩咐保姆倒一杯茶給他,隨后自己便上樓去喊父母。

    沒多久。

    藍長明便帶著Q子從樓上走了下來,看著那個參謀笑道:“你好你好,貴客登門、有失遠迎!”

    “藍先生你客氣了,我此次前來,是想要向您轉達我們大帥的任命。”參謀很是和善的說道,他發誓,自己這輩子就從來沒這么禮貌和善過。

    藍長明微微有些驚訝,這無雙軍的人不都是囂張跋涉的嗎?不都是驕狂之人嗎?想著想著,突然就想起了,對,錢如懷是無雙軍大帥,而且也沒有隱藏什么的,這些人肯定是知道胭脂和錢如懷關系的。

    因此這些人才如此禮貌,想到這里,藍長明臉上的笑容頓時真了很多,畢竟這都是自家人啊,當即說道:“不知你們大帥有何吩咐,盡管說!藍某能夠辦到的,一定辦到。”

    “原先已然解散,時至今日,新一屆已然組建,但還缺少一個市長職務,今日我攜大帥命令而來,想請藍先生即日起,主持的日常工作,主持這里的正常運轉。”參謀掏出關于市長任命書遞給藍長明說道,當他掏出這封信時,臉上是神圣的,是崇拜的!因為這封信,是錢如懷寫的!

    錢如懷就是無雙軍、青衣樓的信仰,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看這參謀就足以知道了,這只不過是寫的一封信罷了,卻被這參謀好似當做圣旨一樣,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

    聞言。

    藍長明滿臉不可思議,啥,讓我來做的市長?不是吧……

    勿怪藍長明不敢置信,論資歷,他不夠,論財產,比他有錢多的去!所以他一時半會兒,有些不敢置信,雖然這只是明面上的,肯定會有諸多限制,但也還是市長啊,到時候出了無雙軍的,誰敢惹他?

    想到無雙軍,藍長明反應過來了,對,肯定是錢如懷的緣故,自己才能夠當上市長的,畢竟可是無雙軍的大帥,他一句話,比什么都管用。

    資歷?財產?勢力?有錢如懷的支持,整個這里誰還敢在藍長明面前放肆?

    “這……恭敬不如從命了!感謝!感謝!”這可是光宗耀祖、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藍長明想通之后,沒有任何猶豫的說道,而且他本來就認同胭脂跟錢如懷的事,自然不會拖拖拉拉的了。

    參謀笑著把任命書遞給藍長明后說道:“既然我任務已經完成,那我先回去報道了!明天一早,市政府有派人來接藍先生的。”

    “別急著走啊,留下來吃個飯吧。”藍長明聞言連忙說道。

    參謀笑著拒絕了,當即離開了別墅,帶著小隊返回軍營。

    “不是說無雙軍的人都很霸道嗎?這軍官挺和善的嘛!”胭脂她媽有些好奇的說道,這無雙軍給她的觀感和傳說中的不太一樣啊。

    藍長明嘴角露出一絲苦笑,能一樣嗎?咱家nv兒和人家大帥什么關系?人家敢在胭脂面前造次么?唉……

    “人家無雙軍本來就是咱們英雄部隊,哪有你說的那么壞啊。”胭脂撅著嘴說道,內心同時是那么的甜蜜,她知道自己父親能當市長,肯定是錢如懷的原因,而且估計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

    第二天。

    市政府派出了三輛車,專門去迎接藍長明,而這時候胭脂也從家里溜了出來,跑到了公館。

    “不是晚上才去舞會么?”錢如懷很是驚訝的看著胭脂說道。

    胭脂皺著小鼻子輕哼道:“難道我還不能來你這兒混飯吃啊?”

    “哈哈,歡迎至極,你常住都行!”錢如懷調笑著說道。

    現在兩人的關系J乎就是明確了,只是雙方都沒有戳破而已,錢如懷沒有挑明,不是因為不想,也不是不能,而是覺得這樣逗逗藍胭脂挺有意思的,反正跑不了,藍胭脂遲早會是自己的人。

    而藍胭脂沒有挑明的道理很簡單,有些小害羞,有點小羞澀,不好意思主動挑起。

    所以。

    現在兩人的關系,不似戀人,卻勝似戀人。

    “常住?哼,想得美,不過我以后每天都來你這兒混飯吃了!”藍胭脂輕笑著說道,現在她已經逐漸習慣了的小調戲,不再會那么動不動就臉紅了。

    失笑著搖搖頭,站起身從chou屜里拿出一個紫Se的小禮盒,這是他昨天下午特意讓下屬翻遍了整個才找到的東西。

    “這是什么啊?”藍胭脂好奇的問道。

    把禮盒放在桌上后說道:“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你拆開看看。”

    “禮物?”聞言的藍胭脂小眼睛里滿是喜悅,內心是甜甜的,這還是第一次送她禮物呢。

    當即。

    藍胭脂就開始拆開禮盒了,小心翼翼,仿佛這禮盒就是什么珍貴的物品一樣。

    當禮盒被掀開時,一抹紫Se光芒閃爍出現,一顆璀璨明亮、晶瑩剔透的紫Se寶石躺在禮盒中,散發著柔和、貴氣的紫Se光芒,莫名有一種尊貴的感覺。

    “這難道是紫美人??”藍胭脂驚呼一聲道。

    “這難道是紫美人?”藍胭脂驚訝無比的說道,小眼睛里滿是驚喜,她沒想到送她的居然是傳說中的紫美人。

    所謂的紫美人,是一塊紫寶石,在上海灘是極為出名的,甚至可以說,是上海灘所有nv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這塊紫美人當初在這里也算是一個傳奇了,因為這種寶石極為稀少珍貴,當初很多名媛貴F在追逐,然而……這塊紫寶石卻最終下落不明,是很多人的遺憾。

    所以藍胭脂此刻內心的驚喜,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她也是一個nv孩,自然ai美,對紫美人這種寶石是毫無抵抗力的,不說其價值,就單論寶石本身而言,那種美輪美奐的感覺,也是她極為喜ai的緣故之一。

    這塊紫寶石,說起來還是錢如懷屬下在抄原家的時候找到的,當初之所以失蹤了,顯然就是原頭給藏了起來,一直收藏在自己家中。

    雖然不知道原是怎么弄到這塊紫寶石的,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在錢如懷手里,而且送給了藍胭脂,讓藍胭脂激動、喜悅就行了。

    畢竟對錢如懷而言,這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和自己的nv人外,是沒有東西能夠稱得上珍貴了。

    “錢如懷,謝謝你!”藍胭脂小心翼翼的把紫美人放進禮品盒子里說道,她并沒有說拒絕的話,若是別人送的,她絕對不收下,但這是錢如懷送的,而且這是第一次送她東西,因而她很想要。

    錢如懷笑了笑說道:“不用這么客氣,正好咱們今天就要去參加舞會了,這時候送給你是正好的。”

    “恩呢!”想到今晚舞會,自己佩戴著送的紫美人,挽著的胳膊出場時,那種感覺就讓藍胭脂有些小害羞,俏臉紅彤彤的,很是可ai。

    ……

    夜晚。

    上海灘,夜玫瑰夜總會,是上海灘除大富豪外,最頂級一批次的夜總會了,裝飾堂皇明亮、豪華奢侈。

    今天的夜玫瑰被人給包場了,夜總會的保安們把一些閑雜人等擋住,然后執行站崗,唯有擁有請帖的人,才能夠通過安檢,從而進入這場舞會。

    而能夠擺下如此排場的人,顯然也不是什么簡單人物,包下整個夜玫瑰的花費可不少,而且這面子也很大啊。

    至于為何不包下大富豪夜總會?

    呵呵……

    不好意思。

    大富豪夜總會不執行包場模式,一視同仁,不允許被包場。因而從來就沒有大富豪被包場過的前例。

    一輛黑Se轎車在保安的引導下,停在了夜玫瑰旁邊的停車位上。

    當車童打開車門時,一襲白Se洋裙、美如天仙般的nv孩從車上走了下來,再配上X前那塊紫寶石吊墜,簡直是絕了,完美無比。

    紫寶石散發著尊貴的璀璨華麗、耀眼奪目的尊貴紫光,好似寶石之王,讓本就美L絕幻的nv孩平添一分貴氣,好似一個優雅、美麗的貴族大小姐。

    而這時候,副駕駛位置上,走下一個穿著黑Se西裝的青年男子,不慌不忙,很是淡然的走了下來,整個人,有著一G淡然的氣質,好似一切都不放在心中一樣。

    這兩人正是錢如懷與藍胭脂。

    “這舞會是我爸朋友的nv兒開的生日舞會,她家里很有錢,是上海灘有名的大富豪、大權貴。”藍胭脂輕輕挽住的胳膊,同時輕聲開口解釋著這場舞會是誰開的。

    錢如懷微微一笑,低聲朝藍胭脂說道:“我的到來,是不是讓這舞會蓬蓽生輝啊?”

    “嘖,你真厚臉P。”藍胭脂裝作嫌棄的說道,但眼睛里的笑意怎么都掩藏不住。

    藍胭脂很清楚,要不是因為自己的邀請,以錢如懷的身份,怎么可能會把這所謂大富豪nv兒的生日舞會看在眼里?

    甚至就連那大富豪自己生日舞會,都沒有資格能夠邀請,所以這蓬蓽生輝完全不是夸張,甚至是往。

    換在古代,這種存在,就是皇帝,就是王爺,如此尊貴的存在,能夠參加一個富商nv兒的宴會,簡直是富商他們家祖墳冒青煙了。

    “難道我說的不是實話么?”錢如懷輕笑著說道。

    藍胭脂翻了個這個,這事完全就是的確如此,無法反駁。

    “請出示您的請帖。”兩個保安歉然的擋在了錢如懷家與藍胭脂的身前說道。

    藍胭脂點點頭,從小包包里掏出一張請帖遞過去。

    “恩?貴客,不好意思,您請!李三,你給貴客帶路。”當看到請帖后,保安的臉Se微微一變,頓時鄭重無比的說道,還特意安排人帶路。

    這種待遇可是讓周邊那些受到邀請的人驚訝了,竟然還專門安排人給帶路?什么情況,要知道從剛開始到現在,可從沒有人能夠得到這般的待遇啊。

    藍胭脂見此也有些疑H了?難道是身份泄露了?可是不應該啊,不說肯定不會泄露外,就算泄露了,那位大富豪也該是帶著自己全家上下來到門口恭敬迎接啊,而不只是保安安排人給自己帶路啊。

    “你忘了你父親了?你父親現在可是上海政界的第一人呢。”錢如懷卻是笑著說道,他怎么可能會猜不到?這并不是自己身份泄露的緣故,而是因為藍長明的緣故。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