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介:    【2018起點游戲腦洞風暴征文】參賽作品
    【2018起點游戲腦洞風暴征文】參賽作品
    &nbs;/;
" />
    ..,

    “這場比賽skt應該會有新東西拿出來,小心應對,最重要的是保持心態的平衡。”

    讀條界面時,李牧就發聲叮囑道。

    在這個團隊中,有的時候李牧的聲音會比風哥來的更有威嚴。

    重生之前李牧見識過太多太多因為心態炸裂而出現C作變形的選手了。

    就拿當初的決賽而言,bang之所以被稱之為推推B,不是因為他在最后一波團戰中送走了尺帝的維魯斯。

    而是因為他在對線期就開始犯罪,殘血被尺帝帶的護盾欺騙,一r將其送走,而那個時候faker剛剛tp下來,可以說當時的尺帝是必死的。

    但偏偏他卻活了下來。

    這還不算,救世之bang在自家隊伍獲得大優勢的時候,一波龍坑團先是跳臉吃豬M的大招,然后再把尺帝大招送走,導致nv坦的e和skt其余跟傷害的技能全部空掉。

    再加上最后一波,bang犯罪的次數太多了。

    那時的bang明顯就已經出現了C作嚴重變形,主要原因歸根于自身的狀態不好,還有先失掉兩局帶來的心態失衡。

    所以真正在比賽的時段內,拋開選手的個人實力不談,心態成為了爭奪勝利的主要核心點。

    “希望他們能拿出點新東西來吧,小花生我早就想和他J手了。”

    香鍋搓了搓手。

    上一次兩人J手還是在去年世界賽的時候。

    然而完全不過癮。

    時隔一年,香鍋很想知道,自己在進步了的情況下,小花生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正常入野開局。

    然而就在buff即將刷新的十秒鐘時,李牧卻注意到對方的大樹和酒桶兩人直接奔著自家藍buff野區前來。

    sac自然是有防備這一手的,所以李牧才在藍buff附近徘徊。

    沒成想對方真的來了。

    “這就直接開始入侵了嗎?”

    香鍋咂咂嘴。

    buff馬上就刷新了,紅開的他當然沒辦法趕過來。

    但可以中二點說,香鍋感覺自己T內的熱血好像被點燃了。

    前兩局的skt前期平平,沒什么特殊的戰術和套路,就感覺像是不做反抗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讓人生不起多少興趣。

    王朝之名似乎在逐漸崩塌。

    但此時此刻,skt終于又在前期針對局勢來設計戰術了。

    納爾不可能過于的去限制兩人打野,因為納爾的攻擊距離并不遠,如果大樹1級學習的w技能,配合酒桶的肚P是有可能直接把他閃現給打出來的。

    所以李牧唯一能做的,就是q一下嘗試著消耗。

    &nbs一級的動作,絕大多數觀眾只能分析出一點。

    那就是解說口中常說的,雙方要J換野區了。

    但李牧站在職業選手的角度上能夠看出的可就不是這么簡單的了。

    首先,既然酒桶入侵了他們藍Se方的上半野區,這說明藍Se方上半野區基本淪陷了,讓酒桶直接刷完藍就撤退明顯不可能。

    蛤蟆、三狼酒桶估計多半要吃一下。

    三狼這邊可能還會留一只小的來惡心香鍋。

    相應的,香鍋的確可以去反對面的藍,但在喪失先機的情況下,香鍋去換野區不一定能換成功,因為從英雄的角度上,skt中下兩條線在1級占據著推線優勢。

    還有最關鍵的就是,上半野區沒了野怪,香鍋至少在一兩分鐘之內不會來到上半區做事情,換言之,skt的一級行動直接讓香鍋被迫將側重點放在上路。

    李牧的納爾也因此不能過于的壓線,酒桶活躍在上半區,哪怕有視野壓線也會非常的危險。

    “香鍋你從這邊繞一下,他們很有可能在這里留了眼。”

    李牧標記了一下從小龍坑進入到紫Se方野區的河道入口。

    李牧只會給出建議,但具T要做什么,還是由香鍋自己來決定。

    “河道入口可能有眼嗎?那這樣的話我直接去抓下路好了。”

    香鍋理所當然的說道。

    李牧語氣停頓了一下,也沒說話,就是伸手給香鍋豎起了大拇指。

    果然和其他打野不在一條思維上啊。

    刷野?刷什么野?刷人不好嗎?

    2級的皇子抓下路。

    其實香鍋也知道,這波很難抓死對面,雖然對面的雙人組都是1級,但他們這邊沒有可以先手給控制的英雄,讓皇子G巴巴的走上線eq二連,除非是繞后,否則很難命中。

    不出所料,的確gank失敗了,但露露的虛弱直接J掉,對香鍋而言,也是血賺。

    而且在上帝視角下,香鍋仍然蹲在河道C叢里,確定對手短時間內不敢上前后,這才eq二連順著墻壁進入到了skt的下半野區。

    “哇,香鍋這邊真的很有耐心啊。”

    娃娃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贊嘆道。

    “我倒是覺得,香鍋是想要避開河道入口的視野,之前sac有人標記過那里,說明是有猜想到的。”

    pdd若有所思。

    他哪怕退役多年,對游戲的理解也不是娃娃這種解說可能比擬的。

    “的確,剛剛這波skt下路被抓出虛弱,也是因為他們壓線了的緣故,我覺得他們是想通過這視野看到香鍋去打藍,然后在拿到線權的情況下去S擾香鍋,不過這波gank卻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線權也喪失了。”

    米勒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而且uzi可以肆無忌憚的壓制了,對面打野畢竟不在下。”

    前期雙方無形間的一波J鋒頓時讓峽谷內有著火Y味彌漫開來。

    &nbs這邊做出的應對很快,小花生留了一只小狼后直接選擇b回家,然后向下半野區靠來,香鍋這波要走了。”

    P刻后,在解說們揪心無比的注目下,香鍋和小花生拼了一波懲戒,大狼被小花生吃掉,faker來野區支援,香鍋eq二連成功逃走。

    “這波有點虧野怪了,香鍋這邊等于比小花生少刷了兩組野怪啊。”

    &nbs這把設計有點東西的。”

    “不過李隊長這邊的壓制開始了呀。”

    當導播將視角切換到上路,正發現李牧在騎臉輸出大樹。

    大樹的應對方式的確比較正確,當納爾兩下平aa出后,他立刻w躲避掉第三下平a,然而帶有戰爭熱誠的李牧卻全然不慣著huni那一套,等到大樹一套打完之后,李牧的納爾立刻q技能將其減速,跟上對著大樹的腦袋就是一頓暴扣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